韶州矿冶业辉煌历史的见证——岑水铜场铜锭“回娘家”记

韶州矿冶业辉煌历史的见证——岑水铜场铜锭“回娘家”记  

 

铭有“岑水场”字样的铜锭。  

大概是20119月,韶关学院宋会群教授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件事情:江西南康市一位文物收藏者辜济成先生在网上看到宋教授撰写的有关韶州岑水铜场的论文,几经周折和他联系上,说他收藏了一块铭有“岑水场”字样的铜锭,并发来照片请宋教授鉴定。宋教授将照片转发了给我。这件从未见过的宋时著名的韶州岑水铜场出产的铜锭的照片,当时让我惊喜得有些晕眩。

 

①韶州岑水铜场的辉煌历史

 

韶关矿冶业有悠久的历史,至宋仁宗时韶州矿业特别是采铜业有飞跃性的发展。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载:庆历八年(1048年)九月癸亥,三司言韶州天兴场铜大发,岁采二十五万斤。从而导致“四方亡人弃农田,持兵器,慕利而至者,不下十万。”(宋余靖《韶州新置永通监记》)。此时韶州较大的铜场除天兴铜场外,还有岑水、中子铜场,以岑水铜场规模最大、铜产量最高,也最著名。

 

位于韶州城南七十公里的岑水铜场(今大宝山凡洞矿区一带),据清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十五记载,是“宋初置场采铜”。到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年)“岑水铜场发”(宋王应麟《玉海》卷一八○)。据《宋会要辑稿》的记载,由于韶州岑水场产量特高,仁宗后期确定各场产铜指标(岁额)时,韶州的岑水场、中子场两场被指定为1000万斤,而当时全国的产铜总指标仅为1071.1466万斤——韶州岑水场、中子场两场占其中93.36%。宋神宗元丰元年全国实际铜产量总计14605969斤,而岑水、中子两场此年实际产量为12808430斤,占全国铜产量的87.69%。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年)以岑水铜场矿区的曲江县廉平、福建两乡和翁源县太平乡三乡合置建福县,可见其矿区之大。

 

岑水铜场主要采用火冶和水冶两种冶炼技术冶铜。火冶就是利用品位高的“矿铜”作原料“火炼成黄铜”。这种方法由于成本高,在岑水铜场所占比重很小,有时一年只产几千斤。岑水铜场主要产品是利用胆铜法而炼成的“胆铜”。

 

所谓胆铜法,就是以胆水“浸铁为铜”。胆水也称胆矾水,硫化铜矿受到自然界的氧化作用而形成硫酸铜(古称“石胆”、“胆矾”)并溶于水中流出时,就成了“胆水”。韶州岑水铜场是宋初试行胆铜法的三铜场之一,其后才逐步在全国推广。采用胆铜法,可在常温下取铜,设备要求简单且易于操作,还可节省燃料,其具体生产过程和成本据《宋史·食货志》记载:浸铜之法,以生铁锻成薄片,排置胆水槽中。浸渍数日,铁片为胆水所薄,上生赤煤,入炉炼成铜。大率用铁二斤四两,得铜一斤。

 

不久,岑水铜场又总结出淋铜法(也是胆铜法的一种)。宋洪咨夔《大冶赋》称:“其淋铜也,经始岑水,以逮永兴,地气所育,他可类称”。此法相较于上述浸铜法更适合于大规模生产,因为淋铜法与自然胆水的枯溢无关,只要有胆矾矿石(土),就可以随时大规模生产。这就是岑水铜场铜产量长期居于全国前列的根本原因。直到南宋后期,水法炼铜逐渐废止,岑水场这么一个全国著名的铜场也就逐步衰落和荒废了。

 

②韶关缺乏见证岑水铜场证据

 

由于岑水铜场的带动,宋代韶州铜、银矿冶业无论在发展规模和发展速度上在我国古代矿冶史上都是比较少见的。

 

然而,对于韶关的这段矿冶业的辉煌历史,长期以来我们只是从历史文献有限的记载中得到有限的了解,就是在经考古调查确认的位于今大宝山矿凡洞矿区的岑水铜场采矿、冶炼遗址我们也只能看到一口口荒芜的矿井和遍布的矿渣,能够让我们这些现代的韶关人一睹风采并自豪炫耀这昔日辉煌历史的有关岑水铜场的实物,例如冶铜工具、铜产品等却是一件也没有。这个历史与现况的不对接,每每让我辈治地方文史和从事文物工作的有些心虚和失落。这也正是我接到宋教授的电话、看到铭有“岑水场”字样的铜锭照片后有一种欣喜若狂感觉的原因。按宋教授的说法,如果这块铜锭确实是宋时岑水铜场的产品,那么通过对铜锭内在成分的分析、化验,有可能搞清楚大宝山铜矿的原来状况、当时的冶铜技术和水平,对今天的开发也会起到参考作用。再有,宋余靖《韶州新置永通监记》称:(岑水场)“岁运羡铜三百万,以赡岭北诸冶。”又据宋章如愚编《群书考索》后集卷六十:“韶州岑水场在熙宁、元丰间岁收铜无虑六百万斤,除留充本州永通监鼓铸,应副岑水场买铜外,其余尽输岭北诸监。”这些记载也明确说明了岑水场的年产量十分可观,除留韶州永通监用以铸钱外,还输送到岭北各钱监铸钱。虽然目前对宋代各时期铜钱的成分研究已有不少成果,北宋钱的铜锡铅的比例大致为6268%2229%712%,南宋钱中铜的比例迅速下降,多数在5262%之间,少者仅为40.89%,且大观年以后,其铜钱中的铁含量随着胆铜的大量使用由0.2%增至1%。因此研究这块铜锭的成分,可印证或更改上述结论,得到十分有创新的观点,弄清当时的真实情况。

 

因此,应该说,这块“岑水场”铜锭将能在古代冶金史、化学史、交通史等方面发挥其重要研究价值,具有重要学术意义。

 

③决心让“岑水场”铜锭“回家”

 

据辜济成先生讲,这块“岑水场”铜锭是几年前(指2011年前)出土于南康县城的章江水中,由挖沙船挖泥沙时挖出来的,又经几次转手,为辜济成收藏。这也符合上述余靖和章如愚等宋人有关岑水场铜产品“其余尽输岭北诸监”的记载。当时运输这些铜锭主要是走大庾岭新路(即今梅关古道),在南康附近装船走章江入赣江过鄱阳湖接大运河。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为充分利用大庾岭新路--大运河运输的便捷,就曾诏令东南诸路“增置漕舟”,把原来陆路纲运改为“并从水运”。北宋末,江西饶州(今鄱阳县)专供“往来搬运岭南铜、铅等物料,……应付上供纲运”的官船就有280艘。

 

论证了这“岑水场”铜锭对于韶关的价值以及来源的可靠性,我和宋教授有了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让这宝贝“回家”——回到它的“出生地”韶关来。为此,我和宋教授找了不少市属相关部门、甚至是属武江区管的矿山博物馆提供信息,到处呼吁把这韶关的宝贝找回来!然而在这些地方我们都碰了软钉子。最后还是找到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公司领导当场拍板:“这是我们的宝贝,得让它回家!”

 

20111112,我和宋教授随大宝山黄副总一行,驱车到达江西南康,找到收藏者辜济成家,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些日子魂牵梦绕的“岑水场”铜锭。

 

铜锭平面为长方形,截面梯形,下底部凹陷,属翻砂模铸的矿冶成品铜锭,现重6kg,规格18×7×6(有字面)、20×10×6cm。外皮(指正及侧三面)比较光滑,满布自然形成的铜绿,以肉眼观察,看不出有人为加工的痕迹;底面较糙,一端于近期被人为凿凹,破坏了铜锭的完整性。据藏者介绍,被人为凿掉一小块前为6.5kg,与相当文献比较,此重量也比较合理。铜锭正面模铸有阳文“岑水场铜□□□”等字样,字有磨损,且除“岑水场铜”四字可辨外,其余漫漶不明。从可辨的“岑水场铜”四字观察,其书体似为老隶,笔画自然,与锭体表面形成整体,不见后期人为加工痕迹。通过对铜锭的外部观察,我和宋教授断定,这铜锭确实是宋时岑水铜场冶铜成品。经对铜锭下底部凿凹痕迹考察,此铜锭至少曾转手两次,或者更多,故出土时间难以确定。

 

最终,这块韶州矿冶业的辉煌历史的、目前所发现的宋代韶州岑水铜场冶铜成品唯一实物证据被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收藏,终于圆了吾辈让这宝贝回到它“娘家”的梦!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3
  
  

  

网站最新内容

sgmpark.jimdo.com Blog Feed

芙蓉隧道8月进洞开挖 南北两端路基工程土石方开挖作业已基本完成 (Mon, 20 Jul 2015)
>> Read More

武江加快推进芙蓉山生态修复工作 让“市肺”更绿 (Thu, 16 Apr 2015)
>> Read More

 市气象台和芙蓉山雷达站公众开放日迎来大批市民 近距离观气象识天气 (Sun, 22 Mar 2015)
>> Read More

韶关芙蓉山国家矿山公园多处发生山火 (Wed, 11 Feb 2015)
>> Read More

义工世界环境日走进芙蓉山清洁“市肺”呵护环境 (Fri, 06 Jun 2014)
>> Read More

清洁芙蓉山保护“市肺” (Tue, 01 Apr 2014)
>> Read More

中秋佳节市民纷纷来芙蓉山国家矿山公园度过快乐假期 (Mon, 23 Sep 2013)
>> Read More

广东省地质局七○五地质大队地调所副所长林建华事迹介绍 (Fri, 07 Jun 2013)
>> Read More

丹霞山启动第44个世界地球日科普宣传周活动 (Tue, 23 Apr 2013)
>> Read More

韶州矿冶业辉煌历史的见证——岑水铜场铜锭“回娘家”记 (Tue, 09 Apr 2013)
>> Read More

您是本站第位访问者,欢迎您的光临!!!

google文章推荐: